全球粮“殇”是否危及中国?

  • A+
所属分类:媒体热议

上周末在巴黎闭幕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国际社会曾迫切希望G20财长们能指点迷津、破解抑制粮价波动的应对之道。但事实是,至少在平抑全球粮价波动这一新近骤然升温的问题上,G20还远没有“药到病除”。一些客观条件的缺失,已然决定着全球粮“殇”难以在G20框架之下得到充分解决。

全球粮食问题在G20国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成为主要话题,是该组织建立以来的第一次,说明这一问题已多么严重。据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FAO)发布最新报告,全球粮食价格指数已经达到1990年以来的名义新高,在过去半年的时间里价格上升了32%,甚至超过了2008年粮食危机时的水平。

去年以来,持续的自然灾害导致一些国家粮食减产,粮食出口禁令和国际资本炒作助推小麦、玉米、糖、食用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剧烈波动,最终演变成了本轮全球范围的食品价格上涨。这种国际市场的粮价上涨走势必然会影响到各国的粮食价格,有哪些国家又能独善其身呢?粮食危机是否离中国越来越近?这的确是值得我们深思的问题。

由于中国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以不到全球10%的耕地养活了世界近五分之一的人口,粮食安全对于中国来说,一直备受关注。然而,国内一些专家对此却持乐观态度,认为目前爆发全球性粮食危机的可能性并不大。一旦发生粮食供给不足的现象,联合国及其国际粮食机构会采取必要的措施,遏制住这一灾情的蔓延,并将其控制在一定的区域内。此外,粮食过剩的国家也会伸出援手,以缓解粮食危机。

不过,指望联合国和国际粮食机构以及粮食过剩的国家来解决粮食危机显然天真。实际上,干扰和恶化全球粮食市场的力量依然十分强大:一是恐慌性购买。由于自然灾害的影响,一些国家正在酝酿抢购粮食,以补充粮食库存。二是出口禁令。俄罗斯、乌克兰已禁止粮食及粮食产品出口,这些以求自保的行为必然会恶化全球粮食市场的供求关系。三是投机行为。由于充足的流动性降低了资金的成本,增加了游资在粮食市场囤积居奇和伺机炒作的能力,全球粮食市场的投机风险正在逐步放大。

这些因素推高了国际粮价,加上国内出现的严重旱灾,中国粮食供给面临严峻考验。2月8日,联合国粮食和农业组织在北京发出报告,警告大家密切关注中国北方小麦产区的旱情,称2010年10月以来,中国冬小麦主产区——华北平原降雨量远低于正常水平,今年6月收割的冬麦产量堪忧。

粮农组织的警告值得注意。的确,中国北方正在经历数十年来最为严重的旱情,而冬小麦产量约占全年小麦产量的95%。今年占据中国粮食生产总量超过80%的8个省份都受到旱情影响。第二大农业省份山东面对200年来未遇的大旱。此前,美国遭遇暴风雪,澳大利亚洪水肆虐,加拿大和俄罗斯也经历了糟糕的气候,而现在最大的产粮国——中国所面对干旱可能会进一步推动全球粮食价格上升。

如果旱情在春季继续,那将是中国面临的最糟的事情,这会导致过去几个月内持续上涨的粮食价格“更上一层楼”。今年1月份,国内小麦价格已经与去年同期相比上涨了16%,这同时也进一步推动了通货膨胀。由于国内粮食总产量提高有限,人均消费却持续快速增长,从2000年至今,中国已经连续10年出现粮食求大于供的局面。目前,中国主要通过进口大米、小麦、大豆等来弥补这一缺口。据中国海关统计的数据显示,2010年小麦进口120万吨,比2009年增加36%;稻米进口量为366万吨,较2009年增加近3万吨。

人们不禁要问,难道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必须依靠进口才能解决吗?上了年纪的中国人可能记得20世纪60年代初期的严重饥荒,因而粮食生产平衡的任何改变都会引发人们的不安。现在让我们担忧的是,全球粮“殇”将会很快危及中国,这并非空穴来风。从这次在巴黎召开的G20国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来看,国际社会应对粮食危机的力量正在减弱。这对中国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因此,紧绷粮食安全这根弦显得尤其重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