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2011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报告显示,“中贵美贱”

2011年08月08日 媒体热议 暂无评论 阅读 1,330 次

近日,一份2011年全球生活成本调查的报告显示,其中北京排名20,高过第32位排名的纽约。对此,有媒体表示,在有些商品上确实有“中贵美贱”的情况,但也不是所有国内的物价都比境外贵,比如北京的公交和出租车就比美国便宜很多。

其实,北京生活成本高于纽约并不奇怪。总体而言,物价体现的是货币数量对产成品数量的比例关系,这正是北京生活成本高于纽约的关键。

北京并不能算是一个生产型的城市,吃不下太多产业投资,同时也不是金融交易中心,也就没有多少金融资产来消化现金。而近年来,货币政策宽松,北京作 为权力中心对各类闲散资金又特别有避风港的吸引力,所以滚滚而来的热钱找不到合适的投资机会,就只能涌入民生领域,从住宅到绿豆,概莫能外。

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冲进纽约的钱固然比北京多,但在这里交易的资产是全世界的资产,比北京多出太多,而且高度自由化的环境会让这些钱随时寻找价值洼地再转向,也让纽约不必承担太多避风港的责任。这让纽约的价格水平不太容易突然暴涨。

事实上,北京“贵”于纽约现象折射的是整个中国的经济现实。不太严谨地说,中国经济是出口导向和资本管制主导。这让我们制造的产成品大量输出,而换 回来的美元转身就变成国内增发的人民币,而我们资本输出的通道并不多。结果就是我们的东西没钱多,而且外面的钱还要挤进来抢东西,物价和生活成本不上去也 就不会感到奇怪了。

这种现象,也反映了中国调整增长动力、分配格局和资本管制的紧迫性,虚妄的泡沫不可能一直膨胀,要想办法让它收缩,而非爆炸。

当然,事情还有另一种可能,每年北京两会上都有人叫嚷要对外来低素质人口设立门槛。行政手段可能成本太高,一定程度上来说,涨价是切实奏效的办法吗?

不管所谓的低素质人口和城市的关系,也不管这类想法在人道和法制面前能否立足。听听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所言,上海要发展就要留住人才,首先要解决住房问题,降低居住成本。

如此话语,是否让我们醒悟和明白一些呢?

给我留言

© CopyRight 2010-2015 闲情博客. All rights reserved.  Theme  zmingcx.com_Ality  
网站地图 如果你觉得好用,赶紧分享给你的好友吧

用户登录